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蛙鸣声声起

傍晚,西边最后一丝光亮也被黑暗吞没了,空气里蒸腾的暑气似乎没还怎么褪减。摇一把蒲扇,我上了运河桥,又折下河堤路,沿南岸一路东行。

     沿途鲜有纳凉的人。河岸草木多,周围显得森黑。也许沾了运河的水汽,月光也昏蒙起来。些微的风游丝一般若有若无,倒是一阵阵青草的气息,利剪一般时时剪断风的来路,于是更加闷得慌。草丛里啁啁啾啾,偶尔蹦跶出一两只蚂蚱,“倏”地从脚边腾起,又钻进草丛。突然间,蛙鸣叠起,尖利如撞破的玻璃碎片直刺耳膜,瞬间惊醒了我沉闷得有点僵硬的思维。

     多少年未闻蛙声了?听得蛙声,内心颤抖。曾经,就在这里,在这运河边,我对青蛙家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

     也许是因为出生于运河畔,儿时极喜水,大多数时间围着运河转,尤其是夏天,除了跟着哥哥跳进运河里扑腾几下,最爱的就是浅滩淤泥里的芦根。那时吃不上甘蔗,芦根的甜味足已安慰馋丫头的舌蕾。每每撅着屁股在水里扒拉这“土甘蔗”的时候,脚跟痒痒的不行,那是水里黑乎乎的小蝌蚪把我的脚当美食呢。村人聊起美味,无非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这家伙不就是水里游的吗?鱼儿可以晒成美味鱼干,蝌蚪晒成干味道如何?

     这样的想法一旦跳入脑海就再挥不去。选了个晴好天气,大中午,急急地吃了饭,拎起竹篮直奔河边。蝌蚪全都集中在浅滩处。撩开水面浮萍,那些小家伙躲闪了一下又快速拢来,正合我意。一篮子下去,掣起,篮缝飞泻出一道道弧形水柱。篮里,黑压压的全是小蝌蚪,扭动着,挣扎着。我拎起篮子倒在河岸上,小心摊开。就这样来来回回,不晓得跑了多少趟,等我觉得腰僵硬得直不起时,长长的一截路面全黑了。痛快地洗了一把澡,水洗刷了我的汗渍和劳累,却堆积了喜悦。我快活地想象着全家人围坐在桌前大嚼蝌蚪干时对我的夸奖,美得鼻涕泡泡都冒出来了。

     我辛苦晒成的蝌蚪干如炸弹一般炸晕了全家。小脚奶奶一个劲地“阿弥陀佛”,父亲生气地大吼:“看你疯得还有影子?给你一架梯子,上去把屋顶掀翻罢了!”

     匆匆岁月,隔了几十年的光阴,那一声怒吼已经老去,曾经的幼稚与天真,经这盛夏月光的洗刷,竟然明晰如初。当年那个足以掀翻屋顶的疯丫头如今已人到中年。日渐臃肿的体态,也许就因为重重过往的累叠?此刻,在这样的夜空下,在运河的沉沉雾气里,在这阵阵蛙鸣声里,一切过往全部鲜活。真想问一声:青蛙,可爱的小生灵,你是否已经原谅了那个晒蝌蚪干的顽劣小童?

     仰头,月儿被浓云拥着,静静地看着我。我已经回转了。回归的路上,心不得片刻的宁静。年少的无知,依稀的蛙鸣,在这暗夜里交织成一条长长的巷道,巷道里来来往往,人影绰绰。穿巷而过的风,拉着时光从远处而来,一路奔跑。时光,是一幕大剧,不论幕外的天空是黑是白,云朵穿行是缓是急,幕内角色总如常上演。

   风大了,有树叶飒飒作响,它正在低诉一段段不肯消散的记忆,当如同这夏夜的运河一般幽深而遥远罢。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沙发欣赏。

TOP

酷暑难熬,然对于作者而言,却是享受;盛夏,你用自己的方式打开,听取蛙声一片。

用感性大于理性的文字,书写成一篇真挚的美文,赞赏!

TOP

感谢分享。

TOP

写的真好。

TOP

感谢分享。

TOP

应景,应情,应理,欣赏并问好!
岁月倾城.............

TOP

唯真的表述。拜读,问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