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杯水人生

父亲64岁了,却一直奔波在外。
        儿时,父亲因为家贫,爷爷在他15时就去世了,勉强读到初一就辍学。至此,父亲挑起担子,扛起铁锹,担起家庭重任,与重病的奶奶相依为命。一辈子黄土里刨食,那双粗糙的大手劳作了半个世纪。如今他的一双儿女早已成家立业,老家的房屋也已拆迁,寸土都没给他留下。
面对林立的住宅楼,他选择了背井离乡。一个60多岁的老人,远赴新疆、内蒙等地的蔬菜基地。他说,每天穿行于田头,心里踏实。
  父亲一辈子守在田头,呼吸惯了庄稼的气息,唯有泥土,才让他有家的感觉吧。面对父亲的选择,我默不作声。偶尔的电话问候,那头传来的总是父亲爽朗的笑声,唯此聊以心安。
  假期,父亲回来。“嘭”地从肩头扔下一只蛇皮口袋,说:这是我田里长的,带点给你们尝尝!边说边将菜从袋里掏出。那带着泥根的菜水水润润,绿得发亮,煞是惹人喜爱。
  我倒了杯水递给父亲,父亲伸手接过,指肚上粘的泥巴掉进杯中。我说:“脏了,重倒。”
  父亲摆摆手:“没事,这丁点泥一眨眼就淀底了,脏不了水。”
  果真,那泥巴旋了几圈便沉到杯底不动了。父亲一口气喝了水,把杯子递给我,说:“一辈子跟土打交道,不嫌的。”
  我看了杯底的水,没有倒掉,又续了满满一杯。杯里的泥又随水飘舞起来,转了几圈,慢慢地,又卧在杯底不动了。
  看着杯中清澈如初的水,我忽然觉得这杯水就像人的一生。起初,水是澄净透明的,就像人之初,一双净眸,一张白纸,一尘不染。那一声长啼,无悲无喜,只是宣告:我来了!
  经历了无邪的童稚,懵懂的年少,及至我这般年龄,工作,生活,风来了,雨来了,日日经历着,品味着。就像刚才,泥巴落入杯中的瞬间,杯水急速飞旋着,浑浊着。谁能说清是泥搅和着水,还是水搅和着泥?
  不必管它,只需时间,水便会渐渐安静,杯中的泥巴也自然沉淀,就像父亲这样,幼年丧父,青年丧母,中年丧妻,经历了一生的坎坷,到了老年,倒气定神闲起来。有时儿孙们不知轻重的冒犯,总是乐呵呵照单全收,然后一笑了之。从不见他的脸上有过怒容,也没听见他大声呵斥。就像杯中的水,无条件地包容了落入怀中的泥巴,沉淀之后,依然固守着自己的清澈。你可以看见它怀里的泥巴,同样也可以欣赏到它纯净无暇的胸怀。
  小小的一杯水,与长江大河不可并论,然而,它照样具有江河的本领,荡涤污垢,沉淀泥沙,纯净自身。做人,是否也应该如此,何管窗外的风沙,保持自身纯净而博大的胸怀,足以。
  咕咚咕咚,一仰头,杯中水滑入我的胃。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音乐

TOP

这一篇一口气读了两遍,真好!谢谢老师带来这样优美的文字

TOP

很有哲理的文章,喜欢
岁月倾城.............

TOP

欣赏问好
岁月倾城.............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