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回复 167# 偶尔的云


    虾米可以调成任意颜色的。

TOP

新周愉快。

TOP

回复  偶尔的云


    虾米可以调成任意颜色的。
清欢 发表于 2016-9-26 05:43



    知道,但我自己配颜色的时候总觉得配不好,怪怪的

TOP

有些人总能把好好的生活过成地狱般煎熬。若是为了感情倒是有情可原,为了钱就说不过去了,尤其在不缺钱的时候。
有些人的日子朝不保夕,可仍能过得很快乐,这才是真正的豁达。
也许并不是为了钱纠结,她只是想引起关注?
没有自己的兴趣是很可怕的事,他们会把自己的悲喜系在他人腰带上。因为太闲,总想能搅起点什么,最好把大家的注意力全吸引过来。可也不太像,因为她是真的伤心,伤心到让自己整夜睡不着。
唉,还是不去想了,若受到影响,只能说自己修炼不够。
一直崇尚有问题就去解决问题,没问题就过好好的日子。现在是没问题,也没什么可解决的,却总是满城风雨,实在是很无语。

TOP

回复 171# 偶尔的云


    我觉得玩论坛的朋友多是追求一种精神的享受吧。和钱无关。
文字也是一道风景 一张素纸可以折成一朵美丽的花,一段文字可以演绎成一份心情、一种思想、一道风景,那都是美丽的造化。

TOP

回复  偶尔的云


    我觉得玩论坛的朋友多是追求一种精神的享受吧。和钱无关。
文字也是一道风景 一张素 ...
幕僚 发表于 2016-9-26 10:10



    呵呵,你理解错了,是家庭里的烦心事,自己絮叨一下,散忧。
    赞同你说的文字是一道风景,我们经历过的一些人和事,用文字的形式妆点起来,会成为记忆里永不凋谢的花儿:)

TOP

已经九月下旬了,仍然很闷热,晚上睡觉要开空调,到了单位也得开着。是不是今年的天气不正常?记录一笔,等明年这个时候来验证。
刚才输入名字的时候,提示密码不对,仔细一看,把名字打成了“偶尔的晕“
自己先笑喷,俺是经常性晕晕乎乎好不好,岂止是偶尔的

TOP

这会忽然想给小仓鼠喂食的事。
我习惯把鼠粮放入两只小仓鼠的楼上的小房子里,看着它们在小房子里翻浓拨动着食物进食。只是,我很奇怪,明明木屑是铺在楼下的,上道楼上需要通过长长的旋转楼梯,为什么小仓鼠总能把木屑运送到楼上?而且是弄得慢慢的半房间的木屑,每次放食物,我都担心鼠粮会混入木屑找不到。
每次清洗小房间后,没几天,它们又让房间堆满了木屑。它们是怎么做到的?它们又没口袋,小爪子又捧不了那么多木屑,看到它们每次爬楼梯都是四肢并用的,小爪子根本不可能腾出来搬运。
我们其实一点都不理解动物的行为,对家养小宠物如此,对野生动物更是一点不知它们的生活。我们不会给每只小麻雀命名,不会知道小蚂蚱如何应对下雨天,不知道流浪猫冬天怎么取暖。。。我们把它们看做外界的自然存在,好点的,不去干扰它们的生活,任其自生自灭,坏点的,设置把它们当自然的恩赐,随意捕杀,餐桌上的爆炒青蛙,很多并不是人为饲养的。
人心默然,我们并不理会小燕子正饥肠辘辘等着父母衔着食物回来,随手就打下母燕,我们仿佛不知道狼也是有家庭的,打死一只,会给整个家庭带来悲伤。我们甚至对自己的同类也很漠视,对那些在苦难里挣扎的人,我们忙着拍视频分享,忙着谴责,却不知帮助解决受难者的困境,仿佛别的人也是自然的一部分不会疼不会受伤一样。人心还是肉长的么?

TOP

一些较大的珍稀动物得到了保护,因为它们快灭种了,一些小型的数量比较多的种类,命运堪忧。它们将来也会被列入保护动物吧。百年后若有大洪水,人类不知还能带上多少动植物上诺亚方舟。
有些在人类视线之外的我们讨厌的物种却顽强存在着,中午的时候一个女同事说,她去小花园里挖些种花的泥土,不知道被什么咬了,好几天都没好,我看到她腿上一块大大的肿块,她甚至不知道是被什么咬的。

说这些其实有些矫情,假如我们生活在虎豹森林,自己的生命随时不保,我们就根本想不到什么动物保护了,还是保自己的小命要紧,所谓割肉饲虎也只是传说。
如上这一切也只不过是在人类太过蛮横强大的基础上的瞎啰嗦。

TOP

晚饭后,在纪实频道看到一档关于人类嗅觉的节目,很有意思。
人类用各种器官感受这个世界,原本以为味觉应该可以部分代替嗅觉,看了节目才知道,不是这样的,每种感觉都有各自不同的作用。
在各种感觉中,视觉是最容易被欺骗的吧,比如我们看的电影和电视。
蒙骗视觉的隐身行为是可实现的,比如利用折射,让后面的景色反射到身前,人体就在这样的视觉假象中实现隐身。但想隐藏掉所有信息是不可能的,比如气味,比如机体的散热。黑暗也能因无法视物而导致隐形,但热感应机器会很容易发现活物。
真正隐去所有信息的隐形,只有神仙才能做到吧。那或许是机体通过分子打散及组合的高级隐形,不是现在的科技所能实现的。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