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平淡的日子里,想要写写诗,装点一下逐渐干枯的灵魂      抬头看天,大朵大朵秋天的云变幻无穷。天蓝得透明,云白得透心。

       蓝天如此高远,云朵如此飘逸,丰收的沃野如此迷人,让我想写写诗,赞美天空、大地和云朵。

       我站在云朵和大地之间。风轻轻吹过,飘零的叶片纷舞。数不清的蝴蝶在我的周围舞蹈再舞蹈。

       不远处传来小溪清澈的歌声,小鸟的叫声,它们也在把秋天歌唱。秋天仅是一个凋零的季节吗?不是,秋天是丰收的季节,秋天是蕴育着来年希望的季节。

       穿过城市街角的时候,我忍不住停下匆忙的脚步,我在想:亲爱的你,会否在这样的时刻,这样云飞涛逸、丹桂飘香的季节想起青葱的往事和那些曾经感动过我们、过去岁月里微小的细节。

       想要写写诗,来冲淡日子的无聊、来平复心境的波澜起伏。

       想要写写诗,来赞美摇曳的叶片和花朵、来美化芜杂的环境和田园。

       想要写写诗,来表现秋雁娴静之美,来歌颂安静的默默奉献的人群。

       想要写写诗,来把枯燥的光阴装满春天的色彩,来把逐日冰冷的心灵慢慢加热。

       想要写写诗,来快乐自己,愉悦他人。

TOP

雨,缠缠绵绵,昨夜就开始飘落的。
    早晨醒来后,我站在阳台上向远处望去,城市的楼群湿漉漉的,花草树木都被雨水冲洗得分外干净、明亮。
    早起做饭的母亲看着我对雨发呆,开始唠叨起来:下得就是失时雨。早些时候庄稼都干死了,都不下一场雨,现在下这个失时雨。母亲用抱怨的目光仇视着窗外的雨滴。
    上班路上,流动的伞群,纷呈的雨披,彩色在雨雾中流淌。雨点打在手面上,凉丝丝的。蒙蒙的秋雨里,街面黑黝黝的。雨水把城市洗刷,空气清新了很多。
    对于庄稼,这场秋雨显得多余,而对于城市,雨是净化剂。雨水让城市变得更加干净而清新。
    到了班上。就投入忙碌的工作。没有闲暇站在阳台上看雨。
    下课了,阳台上满是孩子。也没有心境去看雨了。这时候分外怀念在乡下的日子了。怀念在乡下办公室里临窗看雨的那些日子。
    这时候不是没有条件看雨,高楼上,阔大的阳台,可以纵目远眺。可是没有了那份心境,那份恬淡如水的心境,那份悠闲自得的心情。课间翻翻杂志,同事就问我:这么悠闲啊,作业都改了吗?好像在学校里,除了备课、改作业,就不可以做任何事。看书学习也是业务进修嘛!为什么一定要被工作淹没啊,这样活着还有一点意趣吗?
    走向教室时,侧目远望马路上在雨中来回穿梭的人流,忽然记起一句话:也许改变不了生活,但可以努力不被生活改变。

TOP

问好,假期愉快!

TOP

脚步轻轻,再轻轻,穿过熟悉的草地,路过儿时打猪草的河畔,辗转再辗转,犹豫再张望,终于顺着蜿蜒的路径,经过一垄又一垄高高的玉米田地,找到了你们,父亲和母亲。

    女儿跑过去拿钥匙,我站在田头,父亲赶忙说:快回去,天热。母亲也赶忙说:四围都是玉米地不透气,你们还是赶紧回去。

    我犹豫着是否要帮父亲拔花生,想着脚上的高跟鞋,犹豫得像只茫然站在树下的小松鼠。有种熟悉的汗流的气息直奔我冲来。二十年前的那个秋天浮现在我眼前:我很不情愿地半弯着腰割着成熟的大豆,初秋的炎热让我汗流浃背,熟透的大豆在烈阳炙烤下不断从豆荚里向外飞奔,父母不断地矫正着我割豆的姿势,弯腰再弯腰,该怎样握镰刀,该怎样抓豆颈,父亲如数家珍,母亲还一个劲儿唠叨着“你这样割法豆粒都蹦跳走了”,我低下头,泪水在眼里打转,我诅咒着成熟的庄稼和繁重的劳动,泪水一颗一颗掉下来,伤心的属于青春的泪水我不想让父亲、母亲看到,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根本就不喜欢做一个地道的农民,我憎恨田间工作。在和父母干活其间,我曾无数次发过誓,要逃离土地要告别繁重的庄稼活,那时候的我一点也不喜欢干活,当然现在也不很喜欢干活,因为天生较弱,没有多少力气,又加上人懒,自小就缺乏锻炼,还因为父母一直比较宠爱我们,所有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忽然让我接受,我根本就接受不了。我厌倦、恐惧劳动。所以多年后,家人都清楚我根本就是一个懒鬼。除了会看书,什么重活都干不来。其实父亲说过的话是对的:“根本就是思想有问题。”多年后我想,根本还是思想问题,因为压根儿就不想干活。不想重复着做那些繁琐、单调的农事。

    直到后来开始教书,我终于告别了劳动的日子,但是我并没有离开土地,乡村教师这个职业,让我一直扎根在乡下,原来歌咏田园和真正参与田间劳作完全是两码事,“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陶渊明式的田园生活与我相去甚远,我很少真正参与劳作。但我又自我安慰,这个诗人也许只会写诗,种的庄稼根本就不行。“豆苗稀”、“理荒秽”,和我父亲母亲种的庄稼比,差得远了。写诗是技术活,种地靠的不仅是技术,还要靠汗水和力气啊。

    和女儿返回家的路上,我感慨颇多。见到那些我曾经非常熟悉的事物,田野里到处盛开着紫色的、黄色的、蓝色的、白色的在这一季绽放的花朵,它们肯定恐惧于冬天的来临,趁盛绽放是花儿的信仰。满沟满坡的狗尾巴草在秋风里摇动着松软的尾巴,芦苇在水一方轻摇着楚楚动人的羽翼,黄叶飘满小径,小草失却了春天的生机。河水明镜一般映着湛蓝的天空。

    乡下的秋天早已来了。

TOP

上午最后一节课上,一位女同学无精打采的。正在眉飞色舞讲课的我走过去问了一声:李雅丽,怎么啦?
       她说:头疼。我摸摸她的前额,很烫。我迅速把手机递给她,她拨通电话告诉妈妈自己头很烫。我看着她表情的变化,几乎是夺过手机,我告诉她孩子发热了,迅速来学校带孩子回去看医生。可是她妈妈说自己要上班,中午让孩子自己走回去,再到小区附近的诊所看看。我无语了。孩子趴在课桌上哭了。她离家较远,平常中午是留在学校吃午餐的。我见状,赶忙安慰她:放学后,老师送你回去。她睁着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点了点头。
       放学后,送走别的孩子,我就顺着她告诉我的路径送她回家。
       她家住在学校东边边的一个小区,弯弯曲曲城区结合的小路,路面高低不平,我骑得不是很快。一路上,乡间的美好风光涌入我的眼帘。芒草吐穗,说不上的名字的野花正在盛开,洁白的花瓣像一颗颗小星星散在草丛中。乡下的秋天真是美丽。
       我和她攀谈起来。仔细问了她的家庭状况,我很想知道她母亲是怎样一个“狠心”的母亲。听到自己孩子发热,并没有害怕,也没有表现出恐惧,倒是很坦然地安排九岁的孩子自己料理自己。这和眼下许多家庭的孩子的母亲很是不一样。别的母亲一听说自己的“心头肉”发热了,肯定是飞快来学校,语言里肯定会流露出担心或者焦急。可是刚才电话里,我能听出她母亲非常平静的心情和遇事不慌不忙的态度。可孩子生病了,这不同于平常的小事。稍有耽误,有时候会延误病情的。
       在路上,我问孩子:“你妈妈是干什么的?工作有这么重要吗?”
       孩子说:“妈妈不让我们知道她干什么。”
       “那你爸爸做什么工作?”
       “我爸爸去世了。”
       “什么?”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追问了一句。
       “我爸爸去世了。”孩子平静地说。
       “生病的啊?”
       “不是生病的,酒精中毒死了。”
       “你能自己去看病吗?”
       “开诊所的是我五爷。”
       “哦!”我放心地松了一口气。
       “你们姐妹几个?”
       “六个。”
       “多少?”我又一次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害怕孩子搞错了。把亲戚家的孩子也称为自己的姐妹。
       “六个。”她肯定的回答。“妈妈说,当时养不起,最小的妹妹送人了。当时妈妈想生个男孩,可是生出来又是女的,就送人了。”
       “你妈妈给你找了个爸爸了吧?
       “嗯,找了。”
       “是不是没有相处好啊?”我敏感地问。
       “是的,他女儿今年十九岁了。他老嫌我们烦。总说要走要走的。今天说走的。”
       我心底掠过一阵辛酸。
       孩子又告诉我,她有两个姐姐,两个妹妹。一个妹妹和自己在同一所学校学习。中午姐妹两人都留校午餐,晚上,姐妹俩一起走回家。还有一个小妹妹在所居小区附近的幼儿园上学。中午也留在学校吃饭。孩子还告诉我,她妈妈晚上总是很晚才回家。
       我猜测着她妈妈的长相和职业,估计一定是个美人,因为我所教的这个孩子非常漂亮,皮肤白净,眼睛大而明亮。总在额前插着一朵粉红色的花朵。开学第一天就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因为她的衣着不是那么洋气,朴素的打扮,可是额前别着一朵高傲的粉红的硕大的花朵,让她显得有些另类。
       回家的路上,我想到她特殊的家庭条件,觉得她母亲也不是那么心狠了。一个拥有五个孩子的母亲,生活该是怎样艰辛。闭上眼,孩子额前那朵粉红色的花儿静静浮现在我眼前,那么美丽,那么纯洁,而她的母亲像乡野的一株野菊,在岁月的泥沼里奋力挣扎的形象在我脑海里晃荡着、晃荡着……

TOP

欣赏,问好!

TOP

问好,祝小长假开心!

TOP

你的眼神

再听《眼神》,依然那么让我心动。眼神有许多种,鼓励的,责备的,赞扬的,批评的,鞭策的,诅咒的,侮辱的,最美的眼神莫过于爱的眼神。

爱的眼神,也许不言不语,却是让人难以忘记。

低下头,回首感动过的自己的眼神。几多复杂思绪涌上心海。

涌上心波的眼神,是定定的,是难舍依恋的,是目不转睛的。这些眼神住进了我们的记忆,温抚着被岁月打磨得枯燥的心灵。

无数次听着这首歌。很多往事又撞击着记忆之门……

TOP

秋天来了,在大街上穿行,红男绿女在眼前涌动。目光更多的落在着装典雅、时髦女性的身上。爱美是人类的天性。女性更不例外。隐约从今年起,对于衣物的热情减淡了。根据季节的需要偶尔增添一两件新衣,然而对于以往那种对于美丽衣物的热衷心情却是再也找不到了。这也许是年龄增添带来的淡然心境,也或许是开始走向老化的一个标志。

不过,依然喜欢看那些美丽的女人,那些穿着淡雅、合体、性感的女人行走在季节的大街上、商场里、单位里。女人的着装演绎着季节的悄然变化。

下摆垂到膝盖的三分之二、带腰身的修长风衣,乳白色、黑色为主旋律,下身搭配柔薄的肉色、黑丝袜,是近秋的女人的着装方式之一。不过这身打扮,对女人是个挑战,穿着虽然依依动人,时尚性感,但容易落下病根,漆部暴露在外,关节炎会自动找上门来。呵呵,美丽有时候的确是“冻人”的。

我是个畏寒者,自然不敢挑战如此搭配方式。我习惯穿厚一点的袜子,再说,我现在对于时装兴趣变得有些冷淡。衣橱里旧衣服占绝大部分。穿了多年的衣服跟着我,可能穿久了有了感情。依然喜欢穿它们,只是偶尔用旧衣服搭配一两件新衣服,让自己看上去不至于发霉,像个从古时代走出来的古董啊。

爱美是人类的天性,是女人生活的一部分。着装,是女人让自己变得精神和自信的保证,呵呵,也是取悦于男人的方式之一。

女人们,注意爱美哦。在条件允许的范围里,让自己清洁可雅,让自己恬淡可人,让自己袅袅婷婷,让自己楚楚动人,让自己魅力四射也未尝不可。当然只要自己喜欢,当然只要家人和周围的人群接受。女为悦己者容。适当注意一下悦己者的感受,既是对自己的呵护,也是对他人的尊重。

时尚,对于人到中年的我,像青春,渐行渐远。然而对于美丽的追求,却是没有一天停止过,从内心到外表。

TOP

【微电影】一直都在


附言:受人委托,改写了这个微电影。委托人答曰:改写的内容平淡了一些,没有写出跌宕起伏的情节。之后,我也没有回看。毕竟微电影对我来说是个陌生的领域,这是我第一次尝试。未果。惜乎工作总是忙碌。也没有更多精力来从事文学的事业了。拙作发到空间,路过的朋友有兴趣就小瞧两眼。祝各位大哥哥大姐姐、小弟弟、小妹妹们工作开心,每天多一点幸福感。谢谢啦。


景1     白内    楼道
【一名男子楼上楼下往小区住户人家的门把上挂着广告牌,边挂边故作轻松的吹着口哨。(在哪里,我见过你,你的笑容是那样熟悉的曲调)
景2    白内     楼道
【男子站在一户门前,左顾右盼,看到身后对门上的广告牌被扔在地上,眼前门上的广告牌安然挂在那里。
男子(内心独白):看来,这家没人。
【男人拿出万能钥匙,锁孔转动,男子飘然进入,迅速关好门。
景3    白内    室里
【男子进屋后,惯性的环顾四周,见屋里装潢得非常有品位,禁不住急速浏览一番,一切都似曾相识。
景4    白内   玻璃缸前
【他依靠在壁墙边的玻璃缸前,用手逗玩水里的金鱼,金鱼自由自在的游弋
男子(内心独白):姥姥的,你们倒挺自在。(边说,边用手使劲朝玻璃缸里挥动了一下)(鱼受惊了,惊慌失措的散开了)
景5    白内   床头
【男子踅身来到床前,盯着床头的壁画出神(梵高的向日葵肆掠的金黄着)
男子:奶奶的,坑爹的刺眼的黄啊(他见自己忍不住发出声来,赶忙捂住嘴巴,同时转动眼球侧头做个胆怯的鬼脸)
景6    白内    衣橱
【男子动作熟练的翻动着层层叠叠的衣物,有衣物挂下来,有衣服散落到晶亮的木地板上,
男子:(内心独白)娘的,屌钱都没有。
景7   白内    书桌前
【正欲离开时,瞥眼看到房间书桌上一个相框里的一对男女合影。他窜过去拿起相框,端详起照片,目光落在男主人的身上,呆呆的看得痴迷,
男子:(自言自语)这个男人怎么像我啊!
【男子拿起书桌上的一枚镜子,对着自己照了一下,又把照片和自己一并放在一起朝镜子照去,看看镜子中的自己,又看看相框上的那个男人
男子(内心自问):怎么回事?(正纳闷间,门锁响起)
景8    白内    房间
【小偷赶忙爬进衣橱的上层躲起来,瑟缩着身子,表情有点恐惧
景9    白内    鞋柜傍
【女子进屋后,感觉不对劲,脱下一只鞋子,就屏住气息,环顾了一下四周,
女子:(内心独白)谁来过?
切镜头
景10   白内   房间
【她光着脚每一个房间跑了一圈,最后看到书房书桌上的相框歪倒在那里,
女子(转身喊了起来):(一脸惊喜和激动)快出来,快出来,别和我躲猫猫了,我知道你回来啦!(声音颤颤的)
【男子闻声一惊,以为自己被发现了,乖乖地从衣橱里跳了出来,女子冲过来抱紧男子哭了起来,男子一脸茫然
女子:(边哭边说)你终于回来了,冤大头,我找你找得好苦啊!(女子边说边用粉拳擂着男子的后背
男子(配合着):嗯,嗯,嗯……(但掩饰不住手足无措的样子)
女子(撒娇似的把手放在男子的肩头,左右晃动着):这两年,我天天找,日日找,时时找,你个王八跑哪里去了?把我想死了!
【女子说完伏在男人的肩头,抽噎着。男子抱也不是,放手也不是。尴尬地立在那里
(接着,女子用手拿着男人的手臂晃动着同时仰头看着男子):从今以后,你哪儿也不许去了,天天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我要好吃好喝地伺候你。
男子:嗯,嗯,嗯(连连点着头。)
景11   白内  厨房
【接下来一连几天,桌上的饭菜丰富而不断变化着,女子每次都含着筷子坐在他对面微笑着看着他吃,
女子(不停地劝着):吃啊吃啊!
(男子每次都摸着肚子):饱了,饱了。撑死了。(同时一脸的歉意)
切镜头
景12   白外   马路
【女子男子挽着手散步,男子头脑里浮现女子这些天来对自己悉心照料的情景
切镜头
景13   白内   室里
(回忆):女子切菜、炒菜,劝他吃菜,为他洗衣服,给他掖被子的场景走马灯一般在脑海里闪现
景14   白外   马路边
【男子松开女子的手,鼓起勇气,转身面对女子虔诚地
男子:对不起,这些天我欺骗了你,我并不是你的男朋友。我只是入室盗窃的一个小偷。实在对不起。我该走了。男子说完正欲离开
【女子抓住他的手臂,不让他走,他们相互拉扯着
女子:不,你不是什么小偷,你是我的男朋友。
男子:不是,我是小偷。让我走吧
【他们继续拉扯着,女子不经意间发现他胸前挂着一把钥匙,瞳孔里流露出惊喜的神色
女子(惊讶地):这是我们家大门的钥匙。
男子(低头看着胸前,同时用手抚摸了一下):真的?
女子:不信,我们拿这把钥匙去开家门,试试?
景14   白外    马路
【女子拉着男子的手往来时的路上回奔着,风吹起他们的衣袂飘拂,有行人惊讶地回望着
景15    白内    楼道
【女子示意男子拿钥匙开门,男子照着做了,门锁响动,门真的开了,男子记忆的闸门打开
切镜头
(回忆)
景16   办公室  楼道  上班路上  家里
【办公室里他在开会,楼道、上班路上他在接电话,下班坐在电脑前和商家谈着业务
景17   夜内    路上
【一次,开车出差,遇到大暴雨,他视线模糊,车子撞到路边的大树上,男子醒来后从车子来爬出来,只摸到胸前一把钥匙,他歪歪斜斜的朝着雨雾中走去……
景18   室里   客厅
【他搂着女友,深情地看着女友,摸着她的脸
男子:原来我是有家的人。这两年我都过的是什么日子啊!(男子的眼里泪水在涌动)
女子(仰起头,眼里充满了希望):家,一直都在。(他们紧紧地拥抱着)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