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到新单位工作,看到很多同事很卖命,我由衷地佩服。可是自己做不到。

让班主任学操。我不是很愿意,有专门的体育老师为什么还让我们去学呢?难道班主任真的该死、万能,什么事都得让班主任去做啊。但我还是去了。因为害怕点名。害怕会上被点名批评不服从学校领导。去是去了,可是内心拒绝学。天生不太爱动。对于动作很不敏感。很迟钝地站在最后,花拳绣腿地摆了几谱。第二个晚上打算不去的,但拖车时发现比我年龄大的人都留下了,于是强逼自己留下了。又是花拳绣腿的空舞了一番。最后一晚,看很多人都没有留下的意思,我也跟着走了。因为前两晚几级都教完了,估计不会再学了。所以很多人包括我,不管会不会再学,都是顺势溜走了。但有很执著的人一直留到第三晚,而且敬业精神简直动人,这是事后我听别的同事和我讲的,有的人在学的时候是非常卖力的,回家后还反复练习,再后来照着图解,没命的学习、操练、再操练。直到各个动作各个环节都完美无缺才罢休。也许他们是因为年轻吧,但我想象着如果我还年轻的时候会不会这样认真和卖力,估计肯定比现在认真,但是不会认真到他们这种程度。

学校布置出一期国庆题材的黑板报,星期四放学前检查,星期四下午我利用间隙时间很卖力的把板报做出来。我以为自己够认真的了。可是那天无意和另一个同事闲聊,她告诉我星期三晚上,她留下出黑板报,直到很晚很晚,还在黑板上画啊写啊,后来突然停电了,她胆小,吓死了,校园里一片漆黑,这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还没有回家啊?她更是吓了一跳,慌忙中也找不到手机照明。那个和他对话的人把手机拿出来帮她照明。原来是校长,她才如释重负。他们这些可贵的敬业精神,真是让人崇敬。

我们所在的学校是新办的学校,各方面要求都比较严,劳动强度大,压力大,那天学完操同事们在聊天的时候,有几个同事谈到他们每天都要工作十几个小时。白天在学八个小时不算,晚上回家还要备课、批改作业两三个小时。哇塞——虽然我偶尔也会带一些教育类的工作回家,但是每晚做几个小时的教育活,这是我教书以来从来没有干过的“傻事”。

由此,我不禁检讨自己对于教育的虔诚度。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啊。记得以前一位校长对我说:你这么认真教书,估计这辈子只能教书了。他言下之意是我做不了领导。这话他倒是说对了,我倒是就喜欢教书,别的我不喜欢。因为我喜欢自由,喜欢清风明月,总觉得官场上那些事离清风明月很远。

我不是拼命三郎,但我力求做好自己分内该做的事,也力求把它们做好。对于别人的苦干和实干精神,我是由衷敬佩,但是自己做不到那么强悍和卖命。不争第一。但不做最差,最差挨打。

呵呵,我本性就是慢腾腾的样子。同事曾说我雨打头上不知道跑。老公总是说我做事太酸性了。没想过改变自己,多年做惯了这样慢半拍的人。顺乎本性,我想很重要,也符合养身之道。当然以不误人之弟为前提,以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为原则。

TOP

家有侄子,属于留守儿童,自幼由爹奶带大,直至上学。现在读小学五年级了。这孩子特别调皮,天性顽劣,从去年开始嘴巴就不干不净。闹得家人很不开心。即便做作业的时候,都是脏话连篇。别人会问:你是教师,也管不住他?我说是的。真的管不住。家里人没有人能管住他。他父母远在他乡,电话是每天都有,可是孩子在电话挺乖巧,和父母交流的时候都是好话,作业早就做好了,或者还剩一点点,其实往往是一个字还没有写。要不在电话里说,我很听话,太听话了等等。

站没站相,坐没坐相。走着不是折腾这样就是折腾那样。多次,我要去他们学校,和他们老师好好促膝谈心一次,可是他一听说我要去他们学校,魂都吓掉了,就嬉皮笑脸的求我不去他们学校。

都说棍棒出孝子,他没少挨打,可是没有一点用。如果用软声细语、春风化雨教育法,对他来说绝对顶个屁用。

他父母忙着挣钱养家,可是他不懂得父母的苦,也不懂得家人对他的期望和爱心。

都说孩子难教是不争的事实,可是留守儿童属于更难教育的特殊群体。

今晚,我开周前会回来时,侄子已经在嚎啕大哭了。原来和他姐姐吵架、打架,他被奶奶揍了。

我问他怎么了?他一劲儿的数落姐姐和奶奶的不是。我说:他们肯定有错,这是毫无疑问的。你一点错没有吗?

他倒是很聪明的回答我,只有一点点的错。措辞还蛮到位的,尽量缩小自己的过错。我又问他奶奶和他姐姐,对于他们俩鸡毛蒜皮的吵嘴之事知道个来龙去脉。

我很想打电话给他们的班主任,可是他不告诉我号码,我想找朋友查一查。这小子就不让查了。赶忙来认错。原来他还是怕老师的,而且还是怕留给老师坏印象,因为他也是三好生。如果按照德智体三分面来评价我的侄子,他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三好生。我能想象他在学校里,在下课肯定也是粗言秽语,因为已经形成了习惯,所以到家里就改不了。

这些让我反思今天的教育,我们教出来的孩子是不是都是要考高分,却不注重品德教育,以前侄女在城里一所很有名气的学校,听说一开学就把《品德与社会》放在家里了,每天只学语数英。侄子他们思品课也上得少,每天都是作业、作业。我们所教出的孩子是不是作业机器啊!

能做作业,能考试,时时刻刻题海战役,就能建设现代化,就能发展高科技,就能与世界新锐思想接轨,就知道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家庭,热爱他人吗?

道德的缺少发生的惨案还少吗?我们是不是希望我们将来的孩子都懂得不去扶马路上跌倒的奶奶,都知道在公交车上不给老弱病残让座,就知道争分数第一,排名第一,没有思品和社会教育行吗?

先做人,这应该成为教育的根本。成绩再好,分数考得再高,有什么用?这些只能让他们变得更加自私自利。未来教育,尤其《思品和社会》教育应该放在首位。科教兴国,可是如果未来人都没有起码的做人的良知,健全的人格,社会能有进步吗?不懂得礼让,不懂得谦让,社会能和谐发展吗?

TOP

爱吵闹的侄子和他奶奶回乡下了

家里忽然就安静下来

像秋天收割后的庄稼地



女儿被我哄睡着了

侄女没有人和她一起玩闹

在沙发上也歪着脑袋睡着了



她头枕垫背

胸前放着垫背

我笑着拿过小棉被放在她身上



我呵呵暗自笑了

好久没有这么香甜的睡过觉了

每天早晨都是四点左右就醒了



环境和生活习惯改变了

我一时间没有适应

放长假了



人忽然松懈下来

想一个泄了气的皮球

舒服地瘫软在家里



昨晚也睡得蛮好的

早晨我很晚才醒来

昨晚睡前命令母亲



早起不许搞出声音来

她天生是粗声大气的人

只要起床了



整幢楼都知道

小巧的母亲今早很安然

醒来后发觉她小心翼翼地关着厨房的隔断



午后一觉醒来已是三点

窗口秋日的阳光松软地落在被子上

温暖舒服



怔怔地望着窗外

想起了乡下那些光阴

亲切但忽地就觉得远去了

TOP

问好,祝小长假开心!

TOP

祝福朋友十一国庆节日快乐。。。

TOP

去年春天因为要参加本科论文答辩,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研读萧红的作品以及他人研究萧红的作品。其中最喜欢的是华语美籍作家葛浩文研究萧红的文字,感觉那些文字最贴近我多感的心灵,葛浩文对于萧红的偏爱让人感动。她认为萧红的作品应该走红,应该被更多的世人瞩目。


       他的话语有时候让我觉得他完全走进了萧红的世界,虽然萧红早已去了另一个世界,可是语言的相通,和他个人对于萧红的深沉的爱,尤其对于萧红作品的理解和深爱,让人觉得他爱上这个民国四大杰出才女之一的萧红。


       为什么萧红的作品有如此迷人的力量,让一个美籍作家达到如此崇拜和寄予深情的地步?
一部分是因为她传奇悲惨独特的个人经历,更主要是她文字的力量打动了很多研究她的人。研究萧红的作品不下于70部,仅仅因为她凄惨悲凉的不幸人生,不是的,萧红的文字真的有特殊迷人的魅力。


       我当初之所以选择萧红,就是因为小学课本里读过她的《火烧云》,这是一篇指定背诵的课文,记得当初背时,觉得那些短语很奇怪,尤其描写火烧云颜色和形状变化的语句多年后依然记忆犹新,好像刻在脑门里一样,“喂猪的老头儿在墙根靠着,笑盈盈地看着他的两头小白猪变成小金猪了。”我在老家喂猪的时候,黄昏晚霞染红西天,霞光透过我家高高的槐树斜照过来,我家的小黑猪真的变成小金猪了,让我不得不想起萧红作品里的这句话,然而那时候根本不知道文章的作者是萧红。


       多年后,当我成为老师,苏教版五年级语文选了萧红的《祖父和他的园子》(摘自《后花园》),我才进一步认识了萧红,这时候我才知道那么奇怪的文字《火烧云》就是她写的,而我在普通话等级过关的时候,导师就选了这篇课文让我朗读,儿化音很多,我读得很为难,但之后倒是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萧红的散文作品语言变化多样,长短句很多,并且她的文字里流淌着灵气,一个有灵气的女人总是让人喜欢的。她的一些散文作品,那些文字像跳动的精灵,在眼前不停地跳着,也好像在笑着,叫着,嚷着,有梦一般的感觉,又有飞一般的快感。


       因为对于她文字的熟悉和偏爱,我选择研究她,直到研究她之后,我才知道那些之前我所不知的她悲苦经历和多次被男人而抛弃的凄凉故事以及31岁就病死战乱的悲惨结局。


       之前我在我的作品里说过,研究她的时候我流过很多泪。每每读到一篇缅怀她的文字,或者替她惋惜和鸣不平的文字,我的眼泪就下来了,扑簌簌的,其实我以前爱哭,现在基本很少流泪了,但是萧红,我为你流下了很多同情的泪,悲伤的泪,不甘的泪。


       去年春,随着论文答辩的结束,我汉语言文学的学习之路便也告一段落,尽管之前我发誓要一直研究萧红,一直关注她,可是舒服的人生,以及繁华的俗世,很快就让我忘记了她,忘记了那个深陷苦海,最终都难以自拔的女性,一个为了文学的事业奉献终身的女人被我搁置脑后,我闲散地读着一些生活小品文,研究女人的服饰和工作的乐趣,有时候和朋友们在网上热聊,有时候和身边的好友促膝谈心,吃着喝着都不愁,安于天命,顺与命运,岁月安好,顺心知足。苦难的唤起需要相同的苦难,乐不思蜀,人许多时候不就是这样吗?


       直到今年暑假后,我忽然被调到县城工作。环境改变了,一起都改变了。我喜欢的乡土田园生活忽然间消失了,从我的生活里远去,我每天在高楼大厦,在灰尘飞扬,在红路灯闪烁,在车水马龙的人群,在冷漠的人际,在咣当咣当的开门关门的城市里开始了我的生活,很奇怪,每当我穿过人群的时候,每当我偶尔抬头仰望蓝天的时候,每当我感到寂寞难耐的时候,在这个充满冷面孔缺少笑声的城市里,我总想起萧红来,想到她少小离家出走,一出去就成了异人,不为家庭和社会所接受,半生过着漂泊无依的生活,屡次被男人殴打和抛弃,受尽了人世的冷眼和白眼,在那个混乱而阴暗,兵荒马乱的时代,饱尝了很多女人没有饱受过的疾病和困苦,颠沛和流离,最终凄惨的客死他乡。萧红的离世,真的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个损失,萧红如果活着,她该写出多少文字来,真的是不可估量的事情。


       昨天看电影《萧红》,看了二十来分钟,因为有事匆匆关了电脑。没有看到后面的故事,开头的部分让我不是很满意,电影的台词有点苍白,宋佳的文艺气质太弱,电影没有拍出强烈的世代感,萧红的个性没有鲜明逼真的塑造出来。


       真像国家广电局电影剧本策划中心副主任苏小卫所言:电影真是遗憾的艺术。今晚我没有足够的兴趣再去看电影《萧红》,我想等自己有兴趣的时候再去看吧。然而我最想做的就是记录下自己的一些感受,萧红,我能为你做点什么?也许我什么都做不了,只是我觉得在钢筋水泥铸就的世界里内心要有所依靠有所寄托,生活才不至于枯单如纸。


       电影导演霍建起认为,“在萧红所处的战乱年代,很多人都疲于保命,但仍有这样的年轻人为梦想和信任激扬生命”,所以他想为她做点事。这句话特别让我感动,对于我们这个多元化的年代,理想和信仰的迷失,思想限于迷茫的时代,我想抓住一点什么,才不至于让心灵彻底限于死寂。

TOP

昨晚十二点之后睡下,早晨五点不到就醒了。躺在床上直愣愣地望着路灯打在衣橱上,亮汪汪地刺激着眼眸。我转身侧卧,清除脑袋里的垃圾,只想让脑袋里空无一物。做医生的朋友说:早晨早早醒来,就是抑郁症的征兆,我酸涩的笑了一下。问自己:会吗?


       六点多的时候,我起床了,发现窗外下雨了。这是一场预料之中的雨啊。多天前预报的雨终于还是下了。


       我坐在窗下,凝望窗外,秋雨稀稀拉拉地落着。远处的人行道旁,几株白杨树的叶子已经落了大半。残余的叶子在秋风里忽忽地颤抖。花坛里的花儿枝折花落,地面草丛中的落红醒目的刺激着眼球。许多数不上名字的花木都凄伤地低垂着脑袋,秋雨秋风让它们无法承载,只能低头投降了。要不然怎么办?


       一场秋雨一层凉。秋风从打开的窗口送进来,后背生出丝丝凉意。我只穿着一件单薄的上衣。“秋风起,天气凉”,记起一年级语文课本里的这句话。这场雨之后,天气该转凉变冷了。


       天气忽地就凉了。凉之后就是冷了。冻疮、收缩的脑袋、棉衣、霜雾、冬雪,这些字眼跳过眼前。不喜欢的季节不会因为自己的不喜欢而延迟降临,更不会不来啊。


       再抬眼看窗外,有两珠苍松跳入我的眼帘,它们昂然地挺立在草坪上。枝梢的水珠盈盈闪着亮光。它们的姿态真的叫我无比喜欢。在很多植物都举手投降的时刻,它们却英雄一样的挺立在那里。文章《山谷中的谜底》曾经讲述过一个故事,有两个旅游者惊喜地发现加拿大的魁北克一条南北走向的山谷里有一个奇异的现象,山谷西坡长满松、柏、女贞杂树,而东坡只有雪松。经过推测和实地考察、探索,他们发现东坡也曾长过杂树,只是因为它们不具备雪松反复弹落积雪的本领,最后都抑郁而终。雪松能够学会反复弯腰低头把落到身上的积雪适时柔韧地弹落掉,所以,它始终保持轻松的状态迎接又一轮的严寒和暴雪。反复的积,反复的弹,一年又一年,只有雪松顽强又柔软地存活了下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有时候弯曲不是倒下和毁灭,而是为了生存和更好地发展。这个故事又何尝不是告诉我们:必须掌握生存的本领和技巧,我们才能够生活得更好。学会摆脱生活的压力和内心里的某些不必要情绪,我们才能够更完整地存活下来。


       雨稍大了,我细心观察,居然真的发现两珠苍松其中靠窗的一株树梢头微微弯曲着,雨水伴着秋风折腾着它,所以它暂时委屈一下自己,等到秋阳满照,秋风静止的时刻,它该呈现出自己的本来挺立的美姿哦。再细看,又发现,苍松身上的每一根枝梢都张开臂膀,枝梢都呈现稍稍往下弯曲一点的姿态。且每一根树枝根部和它的树身均保持80度左右的距离,并不成直角。多么狡猾的家伙啊,枝梢本身就能够弹落掉来自外在的所有压力,而让树身茁壮、修美的成长,始终保持良好的独立风中英雄的姿态啊。


       哦,两珠苍松,独立风中,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看来在生活中,我们除了学会抓住一些事物,还要学会灵巧的放下一些东西。除了学会坚强,还要学会适时地弯腰低头。这样我们才能活得更好啊。

TOP

前几天,校信通发来信息,学校办公室招聘一名文书,经不住同事的怂恿,就过去报了个名,同事一再说,让他们答应你不做班主任就答应做文书。我侥幸地想,如果不能让做班主任,还可以做点和文字沾边的工作,也未尝不是好事。于是乎真的报名了。顺便问了一下,人家告诉我;另外还有两个人报了名。我私下里想:就三个人报名,肯定是苦差事,好事怎么就三个人报名呢?


      "两天后,办公室电话通知:让交“个人简介”一份,第三天我交了五六百字的个人简介,直到昨晚周前会后,办公室的一位女同事让我们三个人留下,跟着校长走上二楼,原来任务来了,好像抓壮丁一样,领导需要一份关于校园文化建设的资料,八千字左右,他低声说:我们校长办经研究决定,准备招聘一名文书,刚好你们报名了。这八千字你们每人分摊三千,然后写好再找个人汇总。周末也要工作,呵呵,我以前还没有做过此类事情呢!领导让做的事,你能拒绝吗?可是到现在我还没有准备写呢。


      我哑然失笑,我拎回的人生第一桶金就是周末加班啊。

TOP

看到樵夫新浪博客里转载新西兰《先驱报》的一篇文字,作者邱俊伟,其中一句话“萧红幸运的是遇到了萧军和鲁迅,前者如兄,救她于水火;后者如父,给她精神慰藉。这些对于她后来的文学创作影响很大。”


      后人评点萧红以及她的作品时,多的是抱怨和愤恨之声,多的是对于文学天才英年早逝的惋惜和疼爱,难免会怪罪到不珍惜她的男人身上,葛浩文曾经当面指责端木洪良:你辜负了萧红!总想着倘若“洛神”在世,该留下多少文化遗产。可是逝者永远逝世,再多的叹息也是白搭。


      今晚,我转个方向思考一下,萧红被困在“安兴顺”旅馆,如果不是《国际协报》的萧军把她从洪水中救出来,她说不定活不到三十一岁就面向黄泉了。也说不准被卖到妓院去,等待她的会是更凄惨的命运。认识萧军,致使她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文人,她的文字也才有机会崭露头角,也才让更多的文学界的人认识这个“才露尖尖角”的小女生。她和萧军生活在一起六年,文学方面进步很大,积累了很多的写作经验,直到后来遇到鲁迅,她才找到了文学上的春天,倘若不是鲁迅赏识她,给她的《生死场》写序,向文学界更多的人介绍她的文学作品,这个无名小辈,怎么会那么快走红文坛呢?萧军兄长般的爱,鲁迅父辈般的爱,给萧红曾经是黑暗的灵魂射进了几缕温暖的阳光,她的童年除了祖父,还有可以相爱的人吗?祖父死了,她在精神上就成了孤儿,离家出走,更是向东北老家扔了一枚炸弹,整个家族都没有肯原谅她的人,让她与那个生她养育她的家彻底断了血脉。对于生活在蜜糖里的人,一点的甜或许诱惑不了他,可是萧红不同,顶点的爱恋都会在她多情的心波上开出艳丽的花朵。生活在温暖乡的人,外界的一点暖兴许打动不了他,可是对于萧红不然,哪怕一星火的光亮,就足以点亮萧红长期处于黑暗的心。


     今天,我们能够读到萧红很多优秀的作品,真的和萧红遇到的这两个男人分不开。因此,我们读着那些优美的文字,不得不向这两个男人说声:谢谢。一个给了她生命,一个给了她希望。向他们致敬!

TOP

欣赏文字,写的很好

TOP

返回列表